欢迎光临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 > 国际军情 >
网址:http://www.74sb.cn
网站:
第一军情:不惜得罪美国也要拿回北方两个岛俄
发表于:2019-09-07 20:15 来源:阿诚 分享至:

  俄罗斯方面应该说得很明白了,那就是,“自动”移交两个岛“绝不可能”,安倍承诺的不让美国驻军也靠不住,因为日本“在二战后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没有“完全的主权”。也就是说,如果不能满足俄罗斯的安全需要,那么,日俄之间就没有什么可谈判的。至此,日本那些自我陶醉和欢呼的人似乎可以洗洗睡了,想从俄罗斯手中拿回两个岛路,还远着呢!那么,普京为何提出双方可以在《日苏共同宣言》基础上进行谈判呢?用佩斯科夫的话来说,“如果没有某种依据,难以谈判”,他进一步说道,“双方领导人因而商定以1956年宣言为依据。我们能说这意味着自动移交部分领土吗?绝对不能!”在被问及关于移交齿舞和色丹两岛的问题是否签订了单独协议,佩斯科夫表示“报道失实”。现在看来,俄罗斯的立场很明确,就是在《日苏共同宣言》基础谈和平条约的签署问题至于争议领土问题,要在今后的谈判中决定归属。另外,俄罗斯国内已经有人提出了日本对于签署和平条约的诚意问题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瓦列里基斯塔诺夫说:“日本没有考虑在没有获得四个岛屿的情况下签署和平条约。因此,我坚信日本需要的不是条约本身,而是岛屿。”俄罗斯媒体指出,二战结束70年后,日本正在想方设法“修改”二战的某些结果,而不是为了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可以说,安倍为了达成自己任期内解决俄日领土争端问题也真是很拼了,要知道,过去日本在俄日争议领土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一直十分强硬,明确提出,“北方四岛回归日,和平条约签订时”,也就是说不完全“收回”“北方四岛”,就不与俄罗斯谈签署和平条约问题。此外,俄罗斯对于美日同盟也存在巨大的担心。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是一个受过教育的国家,它在北约问题方面有沉痛的经验。回想起戈尔巴乔夫、德国、美国,想起北约不断扩张,包括其军事基础设施不断靠近俄罗斯边境,这一现状持续至今。有过这样的教训,俄罗斯不能不关注日本与盟友关系,尤其与美国的关系。” 然而,事情果真如此简单吗?恐怕是日本某些人的头脑太简单了。众所周知,世界上有两个国家具有强烈的“嗜土性”,也就是说对领土的扩张充满着难以满足的愿望,这两个国家就是俄罗斯和日本两国历史上的侵略扩张历程,都是在“嗜土性”的驱使下一步步展开的。这就意味着,对于俄罗斯得到的土地,想要让它再吐出来,比登天还难。普京曾说过,俄罗斯的面积很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有本事来抢!两个“嗜土性”如此强烈的国家如果简单一次会晤就能解决两个岛的归属问题,显然会像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艰难!如果不能满足俄罗斯的安全需要,那么,日俄之间就没有什么可谈判的。日本那些自我陶醉和欢呼的人似乎可以洗洗睡了,想从俄罗斯手中拿回两个岛——路,还远着呢!当然,日本也并不是不可能从俄罗斯手中收回那两个面积较小的岛屿普京也曾表示过可以谈,但是。如果日本不大量“出血”就“自动收回”是完全不可能的。近年来,安倍为了解决两国争议领土问题,多次对俄罗斯低三下四,每次与普京见面都是又送礼物又陪笑脸,而普京呢,礼物照收,笑脸照纳,该迟到迟到,该逗狗逗狗,总是先谈经济合作问题,偶尔提一下争议领土问题。安倍为了保持与普京的会晤基础,两名年轻海军陆战队员创造了第31届MEU大 更新:2019-08-27这些年没少留下“买路钱”,终于等到了普京松口,同意在《日苏联合宣言》基础上进行谈判。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新加坡与日本首相安倍会晤时曾达成协议,两国商定以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为依据,展开签署和平条约谈判,并在此基础上讨论领土争端问题。消息刚一出,过去曾强烈坚持收回“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再谈俄日和平条约的日本国内一片欢呼,认为这意味着日本可能“自动”收回“北方四岛”中两个面积较小的色丹岛和齿舞诸岛据说,安倍还向普京承诺:俄方移交色丹岛和齿舞诸岛后,美军将不会在那里建基地。果不其然,就在日本人炒作“自动”收回两岛屿的时候,俄罗斯出来泼冷水了。普京总统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8日接受俄罗斯国有电视台采访时声明,俄日商定以《日苏共同宣言》为依据讨论领土争端,并不意味着俄方将“自动”移交争议岛屿。佩斯科夫否认双方已经就移交部分岛屿达成协议的说法,坚称“不是这样,不可能这样!” 很显然,俄罗斯无法相信日本的承诺,担心转交部分南千岛群岛后那里很有可能出现美国军事基地。在俄罗斯看来,日美安保条约显然比安倍当前的承诺更有分量。俄军事专家维克托穆拉霍夫斯基说:“讨论俄罗斯将南千岛群岛两座岛屿移交给日本可能性的前提,不仅应该是美国不在它上面部署军事基地,而且还包括整个日本都没有美军基地。只要美国在日本设有军事基地,原则上就无法磋商移交问题。日本目前没有完全的主权,它在二战后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可谈判的?”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普京在新加坡提出的是在《日苏联合宣言》基础上谈和平条约的问题,而至于说归还两个岛屿问题则完全是日本依据当年协议“推导”出来的结论。搞清楚这些基本可以明确,俄日可能在此基础上先谈和平条约的签署问题,而争议领土的谈判则可能属于另外一个“附加议题”。现在安倍同意依据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进行和平条约与争议领土问题的协商谈判,表明日本已经放弃了完全收回“北方四岛”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无疑是重大的让步。其实,日本国内也清楚,想要从军力强大的俄罗斯手中完全收回“北方四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才会在普京与安倍刚刚达成一致,就开始欢呼色丹岛和齿舞诸岛“回归”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