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军事 >
网址:http://www.74sb.cn
网站:
第八八三章 女奴
发表于:2019-09-03 20:33 来源:阿诚 分享至:

  

第八八三章 女奴

第八八三章 女奴

  “哦?”齐宁上下打量秀娘一番,因为这是东齐国相所赐的美人,齐宁打一开始就十分的防备,并无太过亲近,这时候仔细打量,发现这秀娘的姿色确实不弱,说是百里挑一并不为过,而且昨晚那一身夜行衣更是让齐宁领略到这女子曲线的优美。 “哦?”齐宁皱眉道:“你是说我让你服下解药,你会效忠于我,听从我的吩咐?”心想这倒不是坏事,我先让她服下解药,她对我效忠,我再追问令狐煦派她前来的动机,那岂不是轻而易举。 “侯爷,解药......解药在我这里。”秀娘抬起另一只手,掌心一颗药丸,“相爷说,如果真有一天被侯爷发现,侯爷又大发慈悲饶奴婢一命,那么......奴婢可以选择一条新的道路。” 秀娘轻步进门来,犹豫一下,还是转身将房门关上,齐宁心想你倒还真是自觉,瞧见秀娘低着头走到自己边上,看上去十分的乖顺,想了一下,才道:“为何不离开?昨晚你本有机会离开的。” 齐宁伸出手,右手一根手指轻轻挑起秀娘尖尖下巴,凝视着秀娘清水出芙蓉般的面庞,轻声道:“那你告诉我,你用什么样的能耐效忠于我?” “哦?”齐宁轻轻一笑:“果然还是有些用的。”从秀娘手中拿过那枚解药,瞧了一瞧,才道:“我可以让你服下解药,不过也有个条件,服下解药之前,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说的对,你就自己拿解药服下,如果不是,那你就只能等死了。” 齐宁扭头看过去,见到秀娘又是换了一身十分普通的打扮,与昨晚那个身材火辣身手敏捷的夜行女完全不同,若不是昨夜亲见,齐宁很难相信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昨夜攀树之时竟是那般的灵敏迅速。秀娘犹豫了一下,忽地从袖中取出一只香囊,将香囊呈给齐宁,齐宁一怔,心想这秀娘突然拿出香囊送给自己,难道是想对自己施展美人计不成?皱起眉头,秀娘似乎知道齐宁有所误会,轻声道:“侯爷,香囊里有东西,您看一看。” 齐宁一愣,秀娘继续道:“相爷嘱咐奴婢,如果侯爷要问那个女子的姓名,奴婢只要说素衣朱襮四字便可。” 秀娘道:“如果侯爷愿意接纳奴婢的效忠,那么秀娘就要忘记之前所有的事情,就像从前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秀娘不会提及一句,侯爷.....侯爷也不要问一句。如果侯爷答应,奴婢服下解药之后,自此便是侯爷的人,侯爷便是秀娘的主人!” 秀娘摇头道:“侯爷,奴婢绝不敢欺骗侯爷,若是侯爷允了,秀娘便断绝从前的一切,此生就只效忠于侯爷一人,直到死的那一天为止。” “解药在你手里?”齐宁看到掌心药丸,微松了口气,收起了寒刃,心想解药在她手里更好,老子总不能三天两头常要放血救人,问道:“你说的新的道路,是什么意思?” “素衣朱襮?”齐宁脸色微变,再一次看向手里的绸布,惊讶道:“是......是她!”这时候才明白秀娘为何要拿出这绸布来,却原来绸布上这首诗竟然是柳素衣所作,如此说来,东齐国相令狐煦竟然也与柳素衣是旧相识。齐宁忍不住轻声读出来,心下更是狐疑,看向秀娘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令狐国相的笔迹?” 齐宁正想着是否要带秀娘去唐诺那边,犹豫一下,觉得此事还是不宜让太多人知晓,也不犹豫,取了匕首,便要戳破自己手指,用自己的血液去给秀娘解毒,他的血液百毒不侵,关于我的CAA的实际答案 更新:2019-08-27。想着要解除秀娘体内的毒应该不算难事。回到自家院内,刚倒了一杯水,门外就传来秀娘的声音:“侯爷,奴婢.....奴婢来了。” “你想让我如何责罚你?”齐宁身体微微前伏,距离跪在身前的秀娘咫尺之遥,“杀了你,还是送你去神侯府?” 令狐煦前来楚国挖墙脚,自然是竭力会掩饰自己的身份,但却被一个姑娘家看穿身份,亦可见柳素衣目光之锐利。 “相爷与楚国琼林书院的卓先生是师兄弟。”秀娘轻声道:“当年相爷已经在齐国为官,曾经秘密来过楚国,与卓先生相见。也正是那次,相爷遇见了那位奇女子,相爷说那女子聪慧过人,几人在一起不过半个时辰,那女子就作出了这两句诗送给相爷,相爷大吃一惊,当场就将这两句诗写了下来,一直留存至今。” 他本以为秀娘既然行迹败露,定然会连夜逃脱,却没有想到早上召集府中下人的时候,秀娘却也在人群之中。 “相爷说,这上面的笔迹是他的,但诗句却不是他的。”秀娘轻声道:“相爷说这两句诗出自一位奇女子之手。” 秀娘抬起手臂,从齐宁掌中拿过解药,放入口中,跪伏在地:“奴婢秀娘,誓死效忠主人!” “如果我现在问你,令狐国相派你来到锦衣侯府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是否还会拒不招供?”齐宁凝视秀娘问道。秀娘眼神清澈,轻声道:“奴婢会杀人,会跟踪,会骗人,也会......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 齐宁大吃一惊,失声道:“你服毒了?”一把抓住秀娘香肩,厉声道:“我没有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令狐煦当年秘密来到楚国与卓青阳相见,其目的很有可能是要游说卓青阳去往齐国为官,也正是那一次见到了柳素衣,只是不到半个时辰,就被柳素衣看出了来历,令狐煦由此对柳素衣大是钦佩。齐宁“哦”了一声,打开香囊,从里面竟是拿出卷成一团的绸布来,齐宁很是好奇,展开来看,发现这绸布有些发黄,看样子很有些年头,绸布上面竟是写着两行字,他仔细瞧了瞧,这才认出,上面却是写着“举杯邀月论青史,三千里外正封侯”十四个字。秀娘道:“侯爷......侯爷若是允许奴婢服下解药,那么自今而后,奴婢便尽心伺候侯爷,无论......无论侯爷有什么吩咐,奴婢都会听从吩咐,便是杀人放火,奴婢也遵从侯爷之令。” 齐宁沉吟片刻,才道:“令狐国相让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说他与......唔,与锦衣侯府有过渊源,所以让我放你一马?”淡淡一笑,道:“他是一国权相,当真会为了你作如此安排?” 秀娘低着头,尖尖的下巴几乎要戳在饱满酥胸上,声音很轻:“侯爷没有说话,奴婢.....奴婢不敢离开。” “侯爷,你这是......?”秀娘见齐宁似乎要戳破自己的手指,一抬手,抓住齐宁手腕。 “忘记从前的事情?”齐宁一怔,随即冷笑道:“秀娘,这是否又是令狐国相的手段?我若同意,你不但可以活下来,而且我还要遵守约定,不再向你询问以前的事情,你依旧可以在侯府完成令狐煦交给你的任务?” 齐宁皱眉道:“你罪不至死,我并无想让你死,不管怎么说,你只是被令狐煦利用而已,也并无伤害到侯府,解毒之后,你自己远走高飞。” 齐宁心下啧啧称奇,暗想这柳素衣也还真是神通广大,当年结交的人物,如今都是雄霸一方的大人物,这柳素衣到底有何等样的魅力,会让一众大人物对她都心生钦佩。秀娘道:“相爷吩咐,如果有一天侯爷发现我.....我在侯府另有所图,可以将这只香囊交给侯爷。” 秀娘摇头道:“相爷只是想以此告诉侯爷,他派奴婢前来,并无伤害侯爷之心,希望不要因此而引起两国的误会。” 秀娘犹豫了一下,才道:“奴婢已经服了毒药,再有半柱香的时间,药效就会发作,不必侯爷送去神侯府,奴婢便已经谢罪。” “他还真是精于谋算。”齐宁笑道:“派了你来侯府打探窥伺,一旦被发现,就拿出这块破布来解释。”齐宁将绸布丢在桌子上:“对了,他有没有给你安排后路?如果你拒不招供,他就没有想过我会杀了你?” “条件?”齐宁皱眉道:“就你自己性命,还要对我开条件?”冷哼一声,问道:“什么条件?” 秀娘乖顺地点点头,齐宁这才问道:“令狐煦派你来锦衣侯府,是要你调查侯爵夫人的真实死因,甚至取得她留下来的东西,是也不是?” 秀娘却已经跪倒在地,道:“奴婢生死,全凭侯爷处置。奴婢没有离开,就是要来请求责罚。” 若说昨晚秀娘那一身夜行衣看上去曲线起伏性感撩人,那么眼下的秀娘却是清水出芙蓉一般,楚楚动人。